有关战争的名言 关于抗日战争的名言 -

2017年07月06日12:23 编辑:传奇养生网

  蔡廷锴(1892~1968,广东罗定人,时任第19路军副总指挥)

  “卑军守土有则,尺地寸草,不得废弃;为救国保家而抗日,虽牺牲至一卒一弹,决不退缩。”

  戴安澜(1904~1942,安徽无为人,时任中国远征军第200师师长)

  “现孤军斗争,决心全体牺牲,以报国家养育!为国战死,事极光荣。”

  佟麟阁(1892~1937,河北高阳人,时任29军副军长)

  “衅将不免,吾辈首当其冲,战死者荣,偷生者辱,荣辱系于一人者轻,而系于国家者重。”

  杜聿明(1904~1981,陕西米脂人,时任第5军军长)

  “督促本部官兵奋勇向前,不惜所有代价,全歼小日本钢军,夺回昆仑关,打出第5军的威风来!”

  范筑先(1882~1938,山东馆陶人,时任山东第六区专员、保安司令兼聊城县县长)

  “守土有责,裂眦北视,决不南渡,粉身碎骨,亦所不惜”

  冯治安(1896~1954,河北故城人,时任河北省主席、29军代军长)

  “寸土都不许退,可采用武力自卫。国家存亡在此一举,设若抵触,卢沟桥等于你们的宅兆!”

  傅作义(1895~1974,山西荣河人,时任绥远省主席、晋绥军第35军军长)

  “岳武穆38岁壮烈殉国,我已过了38岁,为抗日死而无怨。”

  高志航(1907~1937,吉林通化人,时任空军第四大队中校大队长)

  “家仇国恨,等候何时!日机炸我同胞,向其讨还血债!”

  郝梦龄(1898~1937,河北藁城人,时任第9军军长)

  “此次战争为民族存亡重庆最好治癫痫医院之战争,只有牺牲。此谓我死国活,我活国死。”

  黄启东(1891~1938,湖南平江人,时任第23师少将参谋长)

  “何以对国家?何以对民族?宁作战死鬼,不作亡国奴!”

  蒋光鼐(1887~1967,广东东莞人,时任第19路军总指挥)

  “本弹尽卒尽之旨,不与暴日共戴一天!”

  姜玉贞(1893~1937,山东菏泽人,时任66军65师196旅旅长)

  “有我姜玉贞在,就有原平在,我姜玉贞誓与原平共亡!”

  吉鸿昌(1895~1934,河南扶沟人,时任察哈尔大众抗日联盟军第2军军长)

  “恨不抗日逝世,留作本日羞。国破尚如斯,我何惜此头?”

  阚维雍(1900~1944,广西柳州人,时任31军131师师长)

  “千万头颅共二心,岂肯苟全惜此身,人死留名豹留皮,断头不做降将军!”

  李必蕃(1892~1938,湖南嘉禾人,时任第23师师长)

  “误国之罪,一死犹轻,愿我同胞,尽力杀敌。”

  李家钰(1890~1944,四川蒲江人,时任第36集团军总司令兼47军军长)

  “男儿欲报国恩重,死到疆场是善终!”

  刘湘(1889~1938,四川大邑县人,时任第七战区司令主座、第23团体军总司令)

  “抗战到底,始终不渝,即敌军一日不退出国境,川军则一日誓不还乡!”

  刘茂恩(1898~1983,河南巩义人,时任第14集团军总司令)

  “我堂堂中国军人,沙场就义,死亦光彩,岂能求一时偷安,损失民族气节,为人嘲笑!”

  马占山(1885~1950,河北丰润人,时任黑龙江省政府代主席兼军事总指挥)

郑州有专门看癫痫的医院吗

  “我马占山情意已决,就是要和日本拼命!要是我打错了,给国家惹下乱子来了,你们把我的头割下来,送到中心领罪。”

  马本斋(1901~1944,河北献县人,时任回民支队司令)

  “巨大母亲虽死犹生,儿定继续母志,与日自己血战到底!”

  马玉仁(1875~1940,江苏建湖人,时任苏鲁战区第一路游击司令)

  “天下兴亡,匹夫有责。吾将自己未亡之躯,奔赴沙场,马革裹尸,何所惧哉。”

  彭士量(1904~1943,湖南浏阳人,时任73军暂五师师长)

  “余献身革命……早具就义决心,以报国度。倘于此次战争中,得以成仁,则无遗憾。”

  齐学启(1900~1945,湖南宁村夫,时任中国远征军新38师副师长)

  “昔日胜利,今日成仁,此其时矣,弹尽各自裁。”

  萨师俊(1895~1938,福建闽侯人,时任中山舰舰长)

  “诸人尽可离舰就医,惟我身任舰长,职资所在,应与舰共存亡,万难离此一步。”

  萨师俊(1895~1938,福建闽侯人,时任中山舰舰长)

  “诸人尽可离舰就医,惟我身任舰长,职资所在,应与舰共存亡,万难离此一步。”

  宋哲元(1885~1940,山东乐陵人,时任29军军长)

  “宁为战死鬼,不作亡国奴!”

  孙连仲(1893~1990,河北雄县人,时任第五战区第二集团军总司令)

  “士兵打完了你就本人上前填进去。你填过了,我就来填进去。有谁敢退过河,杀无赦!”

  唐淮源(1886~1941,云南江川人,时任第三军军长)

  “中国只有阵亡的军师长,不被俘的智囊长,千万不要由第三军开其端。”

  武汉重点癫痫病医院王禹九(1902~1939,浙江黄岩市宁溪人,时任第79军少将参谋长)

  “值此国难当头、民族存亡之际,我身为军人,为国捐躯,份所应是。”

  赵登禹(1898~1937,山东菏泽人,时任29军132师师长)

  “军人战死沙场乃是本分,没有什么值得悲伤的,只是老母年高,请副军长予以照顾。”

  张自忠(1891~1940,山东临清人,时任第33集团军总司令)

  “吾一日不死,必尽我一日杀敌之责;敌一日不去,吾必以忠贞至死罢了。”

  赵登禹(1898~1937,山东菏泽人,时任29军132师师长)

  “军人战死沙场乃是天职,没有什么值得悲伤的,只是老母年高,请副军长予以照料。”

  陈诚(1898~1965,浙江青田人,时任第九战区司令长官)

  “我生国亡,我死国存!”

  武汉会战前夕,陈诚观察户口要塞炮台,发表了战前宣言,称“湖口要塞,是武汉门户,官兵必需建立与炮台共存亡的信心” ,全部官兵高呼“誓与倭寇决一雌雄,誓死保卫湖口要塞。”后炮台阵地均被敌机和敌大炮捣毁,将士绝大局部壮烈殉国。

  张自忠(1891~1940,山东临清人,时任第33集团军总司令)

  “吾一日不死,必尽我一日杀敌之责;敌一日不去,吾必以忠贞至死而已。”

  余程万(1902~1955,广东台隐士,第57师师长)

  “弹尽,援绝,人无,城已破。职率师部,把守一屋,作最后抵御,誓死为止,并祝胜利。”

  1943年常德会战最惨烈的时候,常德城区已成一片焦土,日机不分昼夜狂投烧夷弹,城内大火蔽天,余程万师长仍率残部死据城西南一角,拉锯格斗。余师长此时已知救兵不可能如期到达,决意全师战死常德。这是他给司令长官孙连仲的电文,孙立即济宁哪家癫痫医院,看得好泪如雨下。

  黄樵松(1901~1948,河南尉氏人,时任第68军第143师)

  “南阳就是我的葬身之地,各位挚友来生再见!”

  1945年3月18日,日军三路雄师进攻南阳。黄樵松授命死守,横下一条心,誓与南阳共存亡。与挚友握别时他发出如此悲壮言辞。黄还派人赶做一口棺材,搁置在师部分口,亲笔写上:“黄樵松之灵柩。” 后日军猛攻,黄亲临火线指挥,随身卫士全被打死,他只身到前沿阵地督战,阵地终极力保不失。

  孙立人(1900-1990,安徽巢湖人),中华民国陆军二级上将,1943年10月,第二次缅甸战斗开端,孙立人指挥新38师持续占据新平洋、于邦。当日军俘虏被带到孙破人眼前时,他讨厌地皱皱眉头,不加考虑地向顾问下达命令:“这些狗杂种!你去审一下,但凡到过中国的,一律就地枪毙。今后都这样办。”

  薛岳(1896~1998,广东乐昌人,时任第九战区司令长官)

  “第三次长沙会战,关联国家存亡。岳抱必死决心、必胜信心。”

  第三次长沙会战是太平洋战争暴发当前,盟军方面取得的第一个成功。长沙会战使中国与美国、英国、苏联作为四大强国,领衔在宣言上签字。并使中国失掉了结合国常任理事国的位置。

  陈诚(1898~1965,浙江青田人,时任第九战区司令长官)

  “我生国亡,我死国存!”

  武汉会战前夕,陈诚视察户口要塞炮台,发表了战前宣言,称“湖口要塞,是武汉门户,官兵必须树立与炮台共存亡的决心” ,全体官兵高呼“誓与倭寇决一死战,誓死守卫湖口要塞。”后炮台阵地均被敌机和敌大炮摧毁,将士绝大部门壮烈殉国。

关于抗日战争的名言的相干文章:

1.抗日战争好汉名言

2.抗日战争的名言警句

5.战斗与跟平的名言警句